中美分在汇率和IMF份额上让步,韩国的提议获得成功

时间:2017-05-16 03:40:03166网络整理admin

太富有戏剧性了10月23日,在庆州闭幕的G20(二十国集团)财长·央行行长会议签订了足以用“闪电”来形容的协议在汇率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改革等重要核心议题中,与会国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本次协议将在11月首尔峰会上进行最终确认,算是再一次确认了G20作为促进国际经济合作的最高规格论坛的地位 在尖锐的汇率问题上,中国做出了让步;而在IMF份额改革方面,美国和欧洲也向后退了一步并不是源于“交换式的大交易”,而是因为各国都认为如果不达成协议将会给各国都带来损失一些外媒在会议召开前夕曾报道“G20无用论”,使会议几乎在悲壮的气氛下召开但这样危机感反而为最后的大妥协提供了转机 韩国带着自己的观点进行了协调与劝说,充分发挥了主席国的作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与会G20筹备委负责人说“韩国作为主席国,以知的领导能力为基础,成功地提出了议案现在没有任何人认为韩国是名不副实的主席国” ◇韩国主导的汇率解决方法 美国从会议的第一天开始就提出要将经常收支减少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以内,以此来减少对外失衡这个想法实际上是韩国首先提出来的 如果想解决对外贸易的不平衡,就一定会涉及汇率问题,但过去中国的反对总是非常强烈在多伦多峰会前,中国扩大了人民币的上下变动幅度当时G20国想把对中国的这种措施表示欢迎的想法写入共同宣言,但由于中国的反对,并未就此取得成效因为这很可能从侧面反映出中国承认了过去的错误 韩国经过慎重的思考,最后决定把经常收支作为突破口美国即刻表示了关注,并以此为基础说服了会员国中国也表示了善意10月10日在华盛顿举行的IMF·世界银行例行年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表示,计划在未来的3~5年将中国的经常收支顺差规模缩小到GDP的4%以下 这意味着中国今后将增加内需减少出口比重,为此需要进行人民币升值最近在中国**召开的五中全会上提出了为减少地区及阶层的不平等,有必要将经济政策的焦点从外向增长向内部转变,从出口向内需转变 ◇制定经常收支失衡“标准” 在庆州会议上,经常收支顺差国德国和日本等反对将经常收支顺差幅度定为GDP的4%理由是:取得收支顺差各有原因,但是固定具体的收支变动幅度是比较困难的争论的最后,G20决定“将采取一切政策措施,使其有助于减少过度的对外失衡现象,将经常收支维持在可持续水平”决定制作“列举性的标准”,该标准将考虑包括经常出现顺差的资源富有国在内的国家及地区环境,体现经常收支的失衡现象是否过度但关键是如何制定出一种能到不均衡尺度作用的标准 该协议还具有经济学上的意义因为国际社会的固有观念认为“任何时候经常收支顺差都有利于国内经济”,而这一协议将成为打破这一固有观念的契机对经常收支顺差国制定的合理性规则方案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体制以后,经常收支赤字国面对了外汇储备量减少和货币贬值的压力,但对于经常收支顺差国,却没有相关的抑制手段 在谈及汇率问题时,由“市场指向型(Market-Oriented)汇率” 向“市场决定型(Market-Determined) 汇率”转变,成为了引人注目的议题两者看上去相似,但实际上大有不同G20筹备委核心负责人解释称:“虽然市场指向型汇率意味着‘努力把大部分托付给市场,但在有必要时也会介入市场’,而市场决定型意味着‘不会介入市场’ ”但是因为此次会议不具有约束力,而出现了怀疑论G20筹备委员会表示“考虑到会员国之间的压力或者国际社会的形象,期待各国能够自发履行协议” ◇IMF改革画上了句号 在去年匹兹堡G20峰会上曾达成关于IMF份额向发展中国家以及占有少量份额的过少代表国转移5%的协议,但决定由哪个国家来出让份额和出让给哪个国家是非常头痛的事情因为谁也不愿意减少本国的份额弄不好的话,即使在大纲里达成了协议,但在具体的各个部分存在分歧庆州会议上将份额转移的规模由现有协议的“5%以上”上调至了“6%以上”更重要的是,在一直以来的讨论核心——份额的具体转移数值上达成了协议美国在保留否决权的范围内让出了部分份额IMF在表决时需要85%的通过,因此保有17%份额的美国成了唯一拥有否决权的国家按照协议,美国要减少16%的份额 欧洲也要出让理事国的位置和份额G20庆州会议前夕及会议中间G7进行的单独会晤也是美国和欧洲国家为了对IMF的改革方案达成协议份额调整前曾排名第六位的中国通过此次调整上升至了第三位,排在了美国和日本之后按照IMF自身的预想,印度、巴西、俄罗斯将分别排名第8、第9和第10等,